1. 屏東聖帝廟正門「聖帝廟」旨牌為知名書法大師于右任先生所題。廟中典藏匾聯,則由多位國軍將領、政壇文宦落款手書,成就阿猴武廟獨幟一格的文化景觀。 (王寵惠/1881-1958)中華民國司法院院長、中央研究院院士。
  2. 「檢黏」,亦稱「剪花」,是閩南地區的特有工藝,主要為了保護抹灰磚砌的屋脊而發展出的裝飾藝術。工法涉及泥塑、瓷片、玻璃片、交趾燒及彩繪技法,具體濃縮了民間藝術豐富多彩的創作特質。斑駁的神龍,除了龍首、龍身的靈活大度之外,龍鬚、龍鱗的細膩勾勒,更是展現匠師獨到的手法的精湛之處。
  3. 周朝孝子郯子,為治父母眼疾,披鹿皮求乳,險些被獵戶射殺。獵戶在瞭解原委之後,大家感動,送郯子許多獵物,並護送他回家孝親。環場人物的誇張動作,更加體驗了射獵現場,緊張刺激、命在旦夕的高潮起伏,由此可知匠師水準之卓絕。
  4. 人偶披鹿的覆合造型,造就了本宮牌頭最能引人入勝的交趾燒作品。匠師選擇白乳色的鹿皮,直接從視覺感官指引觀眾,感受一位孝子「求乳」的齣頭典故。
  5. 正脊下方的「西施脊」,主要用於點綴脊樑結構的美感氣勢,上頭裝飾的錦雞(「吉」、「家」諧音)和牡丹花欉(又稱「富貴花」),一般合稱「錦雞富貴」。水族之屬的鯉魚,除了寓意「鯉躍龍門」、「錢水滾滾來」的吉祥象徵外,又兼具了鎮壓火煞,警惕傳統木結構的廟宇,需要時時小心火燭之災。位於正脊中央的七星寶塔,搭配著雙鱉魚噴水護塔的造型,自然也是警醒注意火燭的情境裝飾。
  6. 相傳周朝一位70多歲的老萊子,為了一解雙親之苦悶,不惜裝著斑斕的彩衣,逗笑雙親的孝順故事。人物層次的排列,表現了一個家庭三個世代的組合,頗有寄託傳承孝道,以身示範的教育意義。
    再者,迷你人偶的捏塑線條,充分捕捉住了週遭情境的生動活潑;一個小小扭腰、擺手的動作,就完美的展現老而不羞的體態,可見匠師藝術手法之脫俗不凡。
  7. 三國演義中,諸葛孔明與周瑜的鬥智故事,都凝聚在兩尊人偶的向背之間,各持軍師羽扇,運籌帷幄、奇鋒謀略,溢於言表。而旁觀武將、文臣,也只能一邊揣摩局勢、驚呼變化。 台灣匠師稱燒製「廟尪仔」的技藝為「湳燙」。從日本時代開始,日人便將這種興盛於嘉義地區的窯燒陶瓷,通稱為「交趾燒」。交趾燒,是一種低溫多彩釉的陶瓷工藝,融合了捏塑、彩繪與燒陶的技藝於一身。
  8. 在傳統齣頭的世界,女性角色的出場,尤其引人注目。糾結在薛丁山西征事業中的女性,除了竇仙童、陳金定以外,就以樊梨花的橋段最具高潮迭起。在他一襲家婦妝扮底下,透露著傳統女性纖細卻又堅毅的性格特徵,成就了母親操持家務的另一種傳統寫照。